出率up都是骗人的

[昂卫] 最后的作曲家 01

一个不需要音乐的世界 AU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连绵的雨从厚重的云层落下,由千米高空出发,安稳降至一双年轻人的手掌之上。

少城主低头看向腕带投射到手心的个人终端,气象厅刚发来信息:这场人工降雨将会持续一小时。这是经过精密计算得出的最适宜作物生长的降水量。没有人对此提出异议,正如人们的衣食住行无一不是经过严格计算一样。在这座城里,效率永远是被放在第一位考虑的。

忙碌的城主近几日正在邻城参加会议,日常巡察自然就由少城主代为执行。和城里的大部分居民一样,少城主的脸上不会流露出过多情绪——保持平和的心态才能长久地生存下去。但与表面不同的是,没人看得到的少城主的内心却对每日所见的现状产生了怀疑。

按部就班的人生和日夜运转的机械有何不同?因追求效率而被扼杀的误差当真全然无益吗?毫无风险的生存之道对每个人都适用吗?

其他城也像这里一样……无趣吗?

而这些疑问终于在他巡视到城门卫队时被打破了。

“少城主大人,我们今天凌晨在城门外发现了一个可疑人物。”队长如实禀报,“在他的身上,我们搜到了这个,似乎是一种武器。”

被玻璃罩圈起来的物品不似城内居民认知内的任何东西,但单看有些潦草的做工,倒也不像威力很大的武器。七根丝线一端系在裹着羊皮的龟壳上,另一端绑在木条上,而木条两端又由两根手臂长的牛角撑起,连接到龟壳两侧。

“人在监禁室?”少城主一边观察那样物品一边问队长。

“是,他身上没有携带个人终端,因此无法确认身份,按照规定只好先关进监禁室,等待进一步调查。”

少城主沉思片刻,道:“带我去看看他。”

尽管会有专人负责调查清楚这个人的来历,但此时少城主却有种非要去亲眼见一见他的冲动,至少想要问问他那件被护卫队认为是武器的物品究竟是什么。

监禁室看起来和普通居民的住房没有太大区别,无不是四四方方的小房间,里边设有简单的床和桌椅,侧边的门通向浴室,而不同之处则在于没有死角的监控设备,以及不能自由出入监禁室大门。

少城主打开门的时候,那位可疑人物正躺在床上睡得香,听到响动也只是翻了个身继续睡。少城主示意其他人不必跟进来,自己坐在了房间里唯一一把椅子上,默默观察这个人。

眼前是带有满足感,十分生动的睡颜,几缕紫红色的碎发覆在额头上,嘴角似乎还有些水渍。很少有人能在被关到监禁室的情况下睡得如此安逸,使得一向做事果断的少城主犹豫该不该叫醒他。

好在没过多久,沉睡中的人就被房间内按时打开的灯光晃醒了。

他揉揉眼睛,注意到手腕上被扣着的银色手环,一时有些不解,随之睡前的记忆逐渐被捋顺,他这才看到房间内的椅子上坐着的人。

“哎呀,不好意思,一不小心就睡了过去。”他从床上坐起来,朝四周望了望,“那个……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?”

少城主只觉得这个人和城里的居民不太一样,对他越发好奇起来,倒也有问必答。

“这座城是‘绿洲四号’,位于月陆荒漠的南端,是由我的祖先所建的人类第四座人工城。”

“诶?这里就是‘绿洲’!”可疑人物看起来很激动,“我还以为之前见到的是海市蜃楼,原来我真的找到了‘绿洲’啊。”

“这么说,你是穿越荒漠而来的?”这回轮到少城主惊讶了。

几百年间,月陆荒漠的环境越来越恶劣,人们在城与城之间穿梭大多依靠飞行器,很少有人能抵挡住荒漠里的风沙徒步前行。

“算是吧……唔……”可疑人物左右看看,随后小声说道,“其实我本意并不是找‘绿洲’,而是在找古迹和里边的宝物。”

“古迹……”少城主难得皱起了眉。

城内人从小所接触到的知识全部都是关于“绿洲”的,至于“古迹”则多被一笔带过——是过时的,被风沙掩埋的文明。

“你之前身上带着的那个……武器,就是在古迹中找到的吗?”少城主问。

“武器?啊,那个孩子可不是武器,而是一种乐器。”

“乐器?”这个词对于少城主来说比“古迹”还要陌生。

“是一种可以演奏音乐的东西。”可疑人物假装手里拿着那件所谓的乐器,在空气中弹奏起来,“像这样……‘Rudder Qiana Mana Tiarra……’”

狭小的房间内响起悠扬的吟唱声。从未在城内听到过的旋律仿佛带有一种特殊的魔力,吸引着所有听众为之驻足。

少城主回过神,让人将玻璃罩下的物品取过来,再递给坐在床边哼着不知名曲调的人。

“多谢你们为我保管这个孩子,毫发无伤真是太好了。”似乎是看出少城主眼中的疑问,他笑着说,“这是‘里拉琴’,很古老的乐器,不过倒的确是在古迹中找到的。”

说着,他的手指拂过琴弦,高低不同的声音倾泻而出,就像清晨降下的那场人工雨,连绵不绝又带来生机。一整个篇章结束,转瞬又接上另一段,好似旅人在无尽的风沙中行走,前路漫漫,看不清方向。可困顿的局面并没有持续太久,下一个篇章马上迎来了新生,如同在绿洲中绽放出娇艳的花一样,终于找到了沃土和居所。

“这首曲子叫作‘绿洲’,是我在远处刚看到这座城时所作的,就此当作见面礼送给你吧。啊对了,我叫卫,藤村卫,还不知道你的名字。”

“昂辉,叫我昂就可以。谢谢你的曲子。”如果此时让城内其他人听到素来冷淡的少城主这样温和的自我介绍,恐怕会引起大轰动。

“那么,昂君,我……”

“请问你可以留下来吗?卫。”仿佛知道对方的去意,昂辉先开了口,“我很喜欢你的音乐,也想让整座城的居民都能听到那首‘绿洲’。希望你能留下来,一周就好,请让我亲自招待你。”

穿行于荒漠的旅人第一次收到这样的邀请,没多考虑便一口答应了。而只有他自己才知道,在见到昂辉这副认真的表情时,他的脑海中浮现出了怎样一段动听的旋律。

如果能完成这首曲子,再送给他就好了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感谢阅读!这篇应该不会很长,争取一周搞定~

评论
热度(15)

月普罗相关,主站@沧山懒癌
月para ID: 533580465 来玩呀!

© 出率up都是骗人的 | Powered by LOFTER